四位内地年轻人致香港青年的公开信

摘要

香港旺角大年初一晚爆发骚乱后,微信公众号「长安剑」,本月11日至13日一连三天发出了内地年轻人致香港「回归一代」的公开信,署名均为「四位内地年轻 人」这三封信被内地澎湃新闻网等网站转载现在分享这三封信。

(一)

「香港的同龄朋友们:

你们好!我们是来自内地的「80后、90后」。可能你们同样在关注,今天,旺角暴乱的37名被告在九龙城裁判法院出庭受审。这37人中,最年轻的只有17岁。

我们正在欢度春节,为甚么会有香港的同龄人成为暴徒?互联网如此发达,我们不是没渠道相互了解、探讨,却为何要在社交网络「unfriend」、「unfollow」?

这一次,有些话,我们想心平气和、坦诚地对你们说:我们是在改革开放的时代成长起来的,人们把我们称为是「改革一代」。你们是在香港回归前后、一国两制下成长起来的,我们愿意把你们称为「回归一代」。我们和你们一样,都对自己的未来抱有梦想,对家园的发展抱有期待。

听说,你们困惑于中西方身份之间,骄傲于「香港人」的自称;你们不安于家乡在世界的地位下滑,不满于内地人的「入侵掠夺」;你们热衷于校园里的「民主」口号,不屑于「建制派」的观点;你们自信于香港的文化传承,轻蔑于内地的文字和教育......

尽管如此,家与国就那么容易分开吗?

走在香港街头,我们会看到轩尼诗道、德辅道这些西化译名,但也能路过洛阳街、湖北街、奉天道这样浓浓中国味的路牌。基督教的盛行,并不妨碍关公、妈祖、土地庙遍布全岛......

香港和内地青年,我们已经在网络上争论了太久,如果双方永远居高临下、指责对方,将永远也看不清彼此,更看不见历史的真相:指责香港「数典忘祖」的内地青年,我们也许知道电影《十月围城》,却不一定了解王学圻有真实的角色原型,他是一直倾力赞助革命的香港富商李煜堂(1851-1936);我们也许知道抗美援朝,却不一定知道是香港企业家霍英东,突破西方国家、港英当局「全面禁运」铁幕运来大量物资;我们也许看过纪录片中的「大逃港」场面,却不一定知道1962年5月的马路上,数百名香港人以躺倒的肉身,阻挡住港警的车轮,高声呼唤素不相识的大陆同胞:「快跳车!快跑!」

指责内地「忘恩负义」的香港青年,你们也许知道九十年代的亚洲金融危机,却不一定知道1998年3月19日,人民大会堂里掷地有声:「只要特区提出要求,中央将不惜一切代价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,保护它的联系汇率制度!」你们也许熟知家常粤菜的「蚝油菜心」,却不一定知道这是500多个供港蔬菜基地的女工冒着烈日,按「供港菜心」的严格长度要求采摘的;你们也许知道香港每4天才供水4小时的历史,却不一定知道,是内地1万多人凿山劈岭,才让东莞东江倒流80多公里,开出了「香港人的生命线」——东深供水工程,五十年来供水从未中断!

九七回归,回归的不仅仅是身份,更是文化血脉。从历史到今天,正是香港和内地互相给予,彼此支撑,才让中华血脉战胜鸦片战争的炮声,折断野蛮日寇的尖刀,穿越十年文革的浩劫,推倒租界铁网的阻隔而不可断绝!

斗转星移,看到有香港同龄人在互联网上留言「我愿当港英余孽」,有香港同龄人支持所谓的「占中」和旺角暴乱时,我们感到惊诧。为甚么同为兄弟,年轻的我们之间却有了这么大的疏离和隔膜?

也许有人会说,我们香港年轻人要做「世界公民」,追求的是西式「民主自由平等」。但你们是否忘了,这些概念并非西方的独创,更不是中西方文明分野的标志。2400多年前,孔子畅想「天下为公,世界大同」;2200多年前,孟子喊出「民为贵、社稷次之、君为轻」;900多年前,笵仲淹写下「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」;300多年前,黄宗羲宣告「天下为主,君为客」......

追求「自由民主」没有错,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同样将「自由和民主」容纳其中。我们可以充分想像「自由民主」,但不应忘记,没有哪一种成功的民主模式是脱离自己的民族文化传统、凭空移植的。

即便同源于西方文化,英国、美国、日本的民主模式也各有不同;同样的西式民主,在伊拉克、在阿富汗、在利比亚,只是改变了制度,却没能解决仇恨、战乱和贫穷。

我们知道,你们寻求改变,还因为让人感觉逼仄、失望的香港社会现实。

站在历史的节点,西式理念遭遇层层困惑,香港发展也面临种种瓶颈。当你们把遭遇的现实问题归咎于内地时,是否想过,你们以为的问题的根源,也许正是解决问题的钥匙?是否想过,可以回过头来拥抱一直背靠和依存,但却被你们轻视、无视甚至敌视的这片大陆?回归不是单向的,更意味着香港与内地的拥抱、融合和重新认识。

和你们一样,我们也给「世界公民」这个概念点赞。香港最大的魅力,就是对中西方文明、对自由观点和市场的巨大包容力。现在是我们摘下有色眼镜,真正去了解彼此的时候了。如果说,前150多年,「香港奇迹」的秘诀在于,你们打开了海洋文明的出口;未来的150年,再次创造「香港奇迹」的关键,应当就在,你们回身真正拥抱绵亘几千年的中华文明。

我们想告诉你们,对于香港青年,采纳西方精华、回归东方怀抱,并不是一个「非A即B」的选择。站在东西方文明的交汇点上,香港之所以能吸引海洋文明的目光,是因为你身后有东方文化的璀璨光芒。

邱立本先生曾用金庸小说打比方,形容自己和内地学者的读书进境:「实际上大家都是在练九阴真经,但彼此看对方的练法都像是『倒练』九阴真经,不过殊途同归:到了21世纪,大家的武功都在同一个层次了。」在我们这一代,香港和内地的互读,可能也将经历同样的历程。

听说街头发生冲突的时候,不少香港同龄人传唱过beyond《光辉岁月》里面的一句:「风雨中抱紧自由」,我们想把这首歌的另一句送给你们:「愿这土地里,不分你我高低。缤纷色彩闪出的美丽,是因它没有分开每种色彩。」

此致
敬礼
四位内地年轻人
2016年2月11日」

(二)

「香港同龄朋友们:

你们好!

我们是内地的80后、90后。昨天实在是不吐不快,就以「改革一代」的身份,写了那篇《旺角暴乱后致香港「回归一代」:请回望这片被你无视的土地》。其实是做了两边不讨好的心理准备的。结果竟然在网上得到了网友们的认同,看到大家更深入的思考,我们也觉得很惊喜。

看了上万条讨论,最触动我们的,是一位香港青年的留言,他说香港经济在停滞,看不到发展的前景,「我出生在香港的辉煌年代,然后一路下行,在半山腰,和一路上行的你相遇。你们不可能理解我们的心情,我们也不需要同情。你伸出友谊之手,但在我看来,是居高临下的施舍!」

这个留言促使我们动笔给你们写第二封信。你说的我们在半山腰的相遇,不是老天的一个玩笑。为了这个相遇,首先,我们要对香港真诚道声感谢!

几十年来,香港是内地改革开放最有力的一个推动涡轮,一个牵引火车头,一个授业老师,也是最重要的一根输血管。

改革开放之初,内地摸不着门,外资犹豫观望。是香港同胞率先到内地投资建厂,创造了许多个「第一」:1978年第一家由境外人士开办的工厂——珠海香洲毛纺厂;1980年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——北京航空食品有限公司;1983年第一家五星级酒店——白天鹅酒店……无数个第一,带动了世界各地的企业家纷至沓来,撬动了内地崛起。深圳被选为「改革开放试验场」,也是因为其毗邻香港,可藉香港的资金、技术、人才和管理经验。

改革开放之初,邓小平曾经一再呼吁「内地要建设几个香港」。今天,他的愿望实现了,内地几十个「香港」拔地而起。

但随着祖国内地全面开放,今天的香港不如以往鹤立鸡群,有人说,墙都没了,窗口还有意义吗?香港真的光环不再?回归一代只能收获失落?

不是的。

关心香港未来,关心自己前途的同龄朋友,我们想问:你们了解香港的经济吗?知道它的出路在哪儿吗?

我们知道,香港是一个典型的「小型开放经济体」,对外贸易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。查阅公开资料,2013年,香港的进口额为40,607亿港元,出口额为35,597亿港元,与GDP的比值分别高达191%和167%。

作为世界金融中心的香港,你们最大的商业伙伴是谁?答案是我们——内地。中国内地崛起并不意味着香港的失败,相反,我们成了香港最重要的合作伙伴!

香港金融管理局助理总裁何东博士的研究表明,内地已经成为香港经济「趋势性增长」的重要推动力。请看看下面这一组数字,代表的是香港和内地经济「共生共赢」的真实情况:

内地已成为香港最大进出口合作方:据香港政府统计处数据,2013年,香港从内地进口额为2,506亿美元,向内地出口额为2,514亿美元,分别占到香港进口总额和出口总额的47.9 %、54.8%。

内地已成为香港旅游业的最大来源:2013年香港接待游客5,429.9万人,其中内地游客4,074.5万人,占比超过四分之三。

内地企业已成为香港金融业的最大生力军:据中国证监会数据,截至2013年底在港上市的内地公司有182家,共筹资2,000亿美元;内地企业市值占港股总市值约57%,成交金额占总交易额约70%。 2013上半年香港联交所共有21宗交易,其中内地企业15家,融资额347亿港元,占港上半年总融资额的87.9%。

今天,香港的一马当先变成了万马奔腾,东方之珠不再孤独,整个中国都灿烂起来。没有香港,就没有我们「改革一代」的成长环境。

整个中国都在复制香港奇迹,这是更大规模的耀眼,是香港价值的更大体现。这正是狮子山下一代代香港人日夜期盼的。上一代人香港人兑现了对祖国和历史的庄严承诺,让中华民族的光环更加夺目。

如今香港经济,最需要的是转型。在香港奇迹变成中国奇迹的今天,「回归一代」的舞台只会变得更大。香港面积是1104 平方公里,而祖国960万平方公里土地的每一寸,都是香港「回归一代」的用武之地。

网上一篇来自武汉大学的文章曾问过你们:

「在你们流连街头、争论不休时,武汉大学国际软件学院的学生们已经开始进行NoSQL方面的实战,他们中有很多人已经拿到了阿里巴巴的offer,有一个全世界最大数据量的电商数据仓库等着他们去做大数据分析;

往武汉西北1000公里,西安交大电力电气专业的学生正在三峡进行实地学习,很多人一毕业就要奔赴雅鲁藏布大峡谷的源头,这里将修建世界上最宏伟的水电设施,他们将在天高云淡的藏南燃烧青春;

这是怎么样的一个时代?是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,是一个青春峥嵘的时代。在这个时代里,香港哪里去了?亚洲排名第一的高校,你们在这个时代里忙着干什么? 」

最后这句,也是我们最想问你们的。请你们谅解同龄人的直率。

你们注意到了吗?内地对港免征国税等政策,让香港企业在进军内地的「起跑线」上具备先天优势。香港科技大学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雷鼎鸣曾经疾呼:「假如港人懂得利用(内地经济)沛然不可挡的发展之势,本可占尽先机!」

你们想过没有?在你反感「内地赴港自由行」时,有多少国家和地区在对13亿人的旅游市场伸出橄榄枝?一个成熟有智慧的人,会学会适应变化的现实,学会应对、料理随之出现的新问题,而不会因循守旧、因噎废食。

同时,960万平方公里的读书、就业空间,也在等着香港的同龄人来纵横驰骋,与我们切磋争鸣。

在香港「遇冷」的生物技术和制药学生,到上海可能就是「香饽饽」;

同样的收入,成都每月的生活成本明显低于香港,让我们不再做「月光族」;

深圳办公的人工、租金至少比香港便宜一半,让我们年轻人创业「轻装上阵」......

比起父辈,我们是更平等、更相似的一代。

作为同龄人,请让我们彼此提醒,学习香港容得下中西方文化一切交汇的精神:去掉偏见,让我们的心态更虚怀若谷;去掉谩骂,让我们的观点更百花齐放;去掉标签,让我们的思想更纵横捭阖;去掉藩篱,让我们的灵魂更自由飞翔。

我们欢迎你们多来内地,哪怕是表达不同观点,我们也愿意直面差异,取长补短。希望我们到香港时,也能收获同样的真诚。

「占中」的年轻人曾说「感觉身处历史时刻」,但在我们「改革一代」看来,这个历史时刻,是我们同处在民族崛起的时刻,「兄弟同心,其利断金!」

整个中华民族都在崛起,年轻人更是生力军,我们不惧怕在竞争中共同提高。「背靠祖国、面向世界」,将是香港新一代青年成功的钥匙。香江两岸的我们,只有携起手来,才能更好地抓住时代的机遇,共同腾飞。

你们的祖辈曾经以《狮子山下》骄傲,如今「狮子山精神」相信也能历久弥新:「既是同舟,在狮子山下,且共济。抛弃区分,求共对,放开彼此心中矛盾,理想一起去追!」

此致
敬礼
四位内地年轻人
2016年2月12日」

(三)

「这是我们的最后一封信

香港的同龄朋友们:

你们好!

在春节这样一个与父母团聚,可以睡到自然醒,在微信抢红包的幸福假期里,本不想接二连三地打字,触碰这样严肃沉重的话题。是因为对旺角的暴乱「到底意难平」,就写了第一封信。看到香港同龄人的回复,又写了第二封信。本不想再写了,年轻人都讨厌没完没了,我们也是。可今天看到香港8所院校的学生会陆续发表声明「撑暴乱」,这比旺角暴乱更令我们震惊,心里的痛汹涌澎湃,实在忍不住要写这第三封信,也是我们4人的最后一封信。

港大、中大、浸大、香港科技大学、理工大学、岭南大学、树仁大学和演艺学院......这些都是我们上中学时就听说过,并为之向往的名校。他们的学生会,怎么会竟然说出「全民起义,为以武制暴除污名」这样的话?!

用街头打砸抢的方式来实现所谓「以暴制暴」的正义,这就是你们心目中的民主和社会进步吗?恕我们直言,这早已突破了代议民主制的核心价值观。记得前几年,内地一些城市也曾出现过反日游行,甚至激化为打砸日系车......一张照片让许多人动容,在微博转发数十万次:一位平头青年李昭站在马路正中,手持纸板:「前方砸车,日系掉头!」这样的理性守护,是构成现代法治社会的基石,是点醒狂热破坏的「拐点」。

这几年,让我们骄傲的是,这样的非理性剧目再没有上演过,说明我们日渐成熟,也说明我们日渐强大——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、一个人的强大,首先是内心的强大,抛弃弱者的受迫害心理。

作为青年,我们不愿意我们被视为弱者,需要靠无理取闹来宣誓存在感。香港民建联主席李慧琼说,「任何理由都不可以将暴力合理化。绝不因为你是『弱者』,就可以破坏社会秩序。」即便我们可以作为「弱者」来被原谅,又怎么能让父兄相信我们已经足够成熟强大,可以把未来交到我们手里?

中大学生会在声明中称,警方的「程序公义亦告崩坏」。好,既然说到了「程序正义」,我们想问,你们8家学生会发声明,为何不先「校内公投」谘询同学们的意愿?这不是香港大学生的通常做法吗?难怪香港教育政策关注社主席张民炳连呼:「不应该让一小撮人骑劫学生意见。」

作为同龄人,我们想对你们大声说一句:你们关心的问题太小啦!香港的未来、祖国的未来要靠我们,对香港的社会经济发展问题,你们有什么样的方法来解决?香港要直面日益加深的贫富分化「病灶」,要直面与大陆城市争竞的新区域定位,要直面其他全球金融中心的比拼压力,要直面经济再次转型的课题,要直面回归近20年的社会文化碰撞,要直面稳步健全民主的政改探索。

解决这些问题,需要智慧!我们不相信,就凭在旺角扔砖头和纵火就可以实现香港的再次腾飞!我们经历过更严重的动乱,不想让你们再重蹈复辙,哪个国家哪个民族是在社会动荡中实现社会发展人民幸福的?你们一定要亲身付出代价才会幡然醒悟吗?教训和经验我们同样都有,难道你们忘了,是你们帮助我们推动改革,才有了祖国的复兴。今天,我们也想以自己的经验探索,和你们共同成长。

相对于你们「回归一代」,我们「改革一代」也有回归的任务和梦想。在拥抱现代文明的过程中,我们也走了一些弯路,丢掉了一些珍宝,但是我们逐步成长成熟,在坚定不移地走向现代文明的同时,我们也正在回归到中华民族延续5000年的文化之中,回归到汉唐风度的从容之中。这是我们一代人的「回归」梦想,正如你们「回归一代」正面临着改革的重任。

对比上一代,以及上上代,我们其实有更多的共同点。

我们都是自信而又焦虑的一代,自信比父辈更全球化、更高文化素养,但都面对比父辈更严峻的竞争环境。而地域之间的「有色眼镜」,并非香港和内地独有。网上有一组「各地人眼中的中国地图」、「各国人眼中的世界地图」,都夸张表达了不同地方间存在的一些误解和刻板印像,我们把这些图当笑话看,但也意识到任何地区间的相互理解都还有待时日。

如果暂且撕掉我们头上的地域标签,我们就会发现,作为个体的香港青年和内地青年,有共同的谈资,共同的爱好,也有共同的梦想。从历史潮流来看,香港和大陆不是「渐行渐远」,而是「越走越近」了。有人说,香港人现在陷入身份认同困境——我是谁?但是,这真的是一个问题吗?香港人无论接受的是英文还是汉语教育,无论是到英国还是到澳大利亚工作,都连着中国的根脉。这怎么可能甩得开?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大上提出的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」,如果你曾认真看看这些关键词——「富强、民主、文明、和谐,自由、平等、公正、法治,爱国、敬业、诚信、友善」,难道不也是你们的愿景?

兄弟,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走弯路!我们梦想有一天,房价不再高不可攀,我们都能和家人、爱人有个宽敞温馨的家,不必蜗居「蚁窝」,苦苦守候遥遥无期的廉租公房;我们梦想有一天,社会的财富更加均等化,贫寒家庭出身的青年不再是「奋斗十年才能和富二代坐在一起喝咖啡」;我们梦想有一天,重建的诚信道德让我们的老人摔倒时总有人扶、遇上小偷总有汉子挺身而出;我们梦想有一天,病者不再面对「看病贵」,医者也不再在诊室受到无辜的伤害;我们梦想有一天,年齿渐长的自己不需要担忧养老的巨大缺口,不必担心昂贵的墓穴让自己「死不起」;我们梦想有一天,中国同胞共同创造出的政治智慧、经济奇迹、科技发明和文学艺术财富,让西方人惊讶佩服;我们梦想有一天,中国人无论走到哪个国家,都可以收获平等和尊重的目光,而不是歧视和疏远......

这个社会还没有足够美好,我们的祖国还没有足够强大,我们的亲人,有些还生活在贫困之中。这些,都需要我们共同去承担、去建设。我们有共同的梦想,我们不是「两个族群」,我们就是同一代人,我们一直在一起,不分你我,从从容容,坦坦荡荡。

此致
敬礼
四名内地年轻人
2016年2月13日」

PS: (香港青年回信给内地年轻人

版权所有:《李明博客
文章标题:《四位内地年轻人致香港青年的公开信
除非注明,文章均为 《李明博客》 原创
转载请注明本文短网址:http://likinming.com/post-774.html  [生成短网址]

发表评论

注意:本博客开启缓存,你的评论一般2小时后才能看到,如是广告,评论将无法显示!

目前评论:0 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