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若安然,我自无恙

摘要

心若不动,风又奈何;

心若不动,风又奈何;你若不伤,岁月无恙

起风了,漫天的落叶纷飞,迷离了我的视线。耳机里响着,我已忘了循环多少次了的熟悉的歌曲,“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,有些事看着看着就淡了……”那么多的不快乐,那么多的不舍。我想着你,还忘不掉;我做着梦,还不愿醒。多想,在这个冬天,在现在,在落叶之后。还如当年般,那双清澈的双眼,还在路的尽头。

曾经,我看着你笑,也跟着笑;看着你悲伤,也随之沉默。或许,你那时还不识得我,还不知道有那么一张看着你,就发呆的脸。你迎着阳光笑时,我想你是折翼的天使,如夏花之灿烂,如秋叶之静美。佛曰:前世五百次回眸,换今生匆匆一瞥。而我说:我愿意化做你窗外的那一棵树。正如席幕容所说的,只求佛能让我长在你每天眺望远方的那个窗前,静静凝视你每天的来来往往每天的喜怒哀乐,直到老死。在阳光下郑重地开满花儿,将我前世的今生的来世的期待都写在花瓣中叶子里。你可知道,那纷纷扬扬的叶子是我多长、多长的思念;你可知道,那落英缤纷的花瓣是我多久、多久的盼望。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得今世的擦肩而过, 那么,我的前世是积攒了多少次的回眸啊,才换得与你相识相知 ……向来情深,奈何缘浅,缘来则去, 缘聚则散,缘起则生,缘落则灭。总有一天,我们会彼此淡忘。依稀记忆中曾有一抹清香妆点我生命,以饱满心性打捞往事沉烟。愿你,岁月静好,安然若素。

我一直以为人是慢慢变老的,其实不是,人是一瞬间变老的。或许每一天,我模糊了视线,沧桑了脸庞,还回想起那个故事:“如果喜欢谁,就满世界去找她,别等她来找你,她可能也在等你……别让她等得对你失望了。如果你喜欢的人要嫁人了,就跟她表白一下,就算为此要把她婚车的车胎打爆也没什么,这是你说出来的最后机会。把这个秘密带进棺材没价值,连陪葬品都算不上。”那时我会是一辈子没有见过光的蛾子,遇到火就会扑上去,烧死别人无所谓,烧死自己也不可惜,烧掉整个世界都没什么,只是想要那——光。曾在孤独一人的世界里生活过,感受过世界上最可怕的寒冷,所以即使在最炽烈的阳光中,都带着微微的凉意。所以才会是那么的不甘,像穷途末路的逃犯想把所以的美好连同自己的躯体,一同埋葬。可我终归只是个胆小鬼,明知道什么事情不可能,还非要揣着希望,明明想为什么人把命都赌上,可是连下注的理由都没有。最后,无路可走的胆小鬼,只能孤独的离开Let us across hell and reach to heaven!

日升月沉,花谢叶落,大雪覆盖下的世界静谧无声。我们的岁月随着时光奔腾入海,海浪拍打在岸边,你写在沙滩上的故事被洪流卷入无尽的深渊。 浮世的喧嚣如耳边巨大却渐远的浪声。 你能听到吗,我和这一方世界,都如此一般的深爱着你。每个人,都有一座属于自己的城,无论那座城是宽阔还是狭窄,是繁华还是冷清。只要城里居住着自己牵念的一个人,一段记忆,一片风景,都会为之一生停留。我想我的城里,满满的都是你。可不知何时,我离了那座城,回头时却再也不见了,只有一阵清风,吹动浓愁。岁月是贼,总是在不经意间偷走了那些美丽的记忆:美好的容颜,真实的情感,幸福的生活。直到,我们自己都忘了失去的是什么了,反逼自己去习惯孤独。可哪里会有人喜欢孤独,不过是不喜欢失望罢了。不愿将心底的伤晒在太阳下,那样太痛,太痛。这样刚刚好,看见你幸福的样子,于是幸福着你的幸福。愿有人陪你颠沛流离,如果没有,愿你成为自己的太阳。希望你可以记住我,记住我这样活过,这样在你身边呆过。

风停时,华美的叶片早已落尽,朽坏的树干,满地的枯叶,静的悲伤。也许,在某个冬天,在某条死寂的街上,我真的会遇见你。像老朋友打着招呼,你笑了,说:“别来无恙”,我跟着你笑了:“无恙”——你若安然,我自无恙

发表评论

注意:本博客开启缓存,你的评论一般2小时后才能看到,如是广告,评论将无法显示!

目前评论:0 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