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条直线的爱情

摘要

一言:两条直线,偶然

一言:两条直线,偶然相遇交织,一路向前,想要拥抱彼此,却发现彼此相距越来越远,中间似乎有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,永远不再相遇,直至陌路。

1.

不知道你有没有遇到过那种人,就是那种平时游手好闲、可是一努力就能就能甩你一大截的人。

这种人是不是很可气?

可是我就偏偏遇到过,而且他还偏偏是我的好兄弟。他叫张伟,是我的初中同学。

张伟这个人,就像一颗闪亮的星,惊艳了不知道多少人的青春。

初一时全年级吊车尾,是老师们公认的无可救药;初二时,异军突起,一举拿下第一;接着进入全市最好的中学,最后考入清华。

没有人知道张伟的人生为什么突然像开了挂一样,但是我知道,因为我和他是朋友,十来年的朋友。

初一那年,一款网络游戏《地下城与勇士》风靡了全国,隐然有当年《传奇》的风采。

我是当时成绩好的学生里最喜欢玩《地下城与勇士》的,而张伟是所有学生里玩《地下城与勇士》最好的,臭味相投的我们自然成了一起杀怪的好战友。

早上我借作业给张伟抄,晚上张伟带我一起过副本,这几乎成了我们俩每天的必备功课。那段时间,张伟被叫家长的次数直线下降,而我游戏的等级急剧上升,想一想就潇洒快意。

可是有一天放学后,我们在黑网吧一起紧张杀怪的时候,张伟突然停下了鼠标,低头不说话。

我说:“哇,你搞什么,要被怪打死了你知不知道。”

张伟抬起头,严肃地说:“布亦丁,我感觉我好像爱上了一个人。”

我说:“哇,你搞什么,我们游戏中人哪有儿女情长!”

2.

十三四岁的爱恋真的很像蝴蝶的翼,美丽而又脆弱。

十三四岁的情愫是最羞于启齿的。虽然张伟不在状态坑输了游戏,但是他居然告诉了我,他喜欢哪个女孩子这样的惊天大秘密,那就是表示他信任我把我当兄弟了。作为兄弟,我自然是不能看着好战友这样痛苦消沉下去了。

没有绣过花的人,往往对于绣花是最会评头论足的。而最没有谈过恋爱的人,却也往往是最会对爱情指点一二的,所以我自然也是要指点指点张伟的。

张伟喜欢的姑娘叫慕石,那时候我对姑娘是没有任何兴趣的。

姑娘?姑娘有游戏好玩吗?

但是我对这个姑娘却有一点印象,因为她的名字很有趣。哈哈,居然会有人的名字叫喜欢大石头,难道这还不够有趣。

我说,张伟,人家喜欢石头,你是没戏了。

张伟急地快要哭了出来。

我赶紧给张伟支招,我说:“据我分析,慕石这种喜欢看红楼梦、张爱玲的文艺少女,应该对那种才华横溢的学霸比较感兴趣。所以,你还是没戏了。”

我感觉张伟已经哭了出来。

3.

自那天我给张伟分析了现实情况以后,张伟就更加颓废忧伤了。

作业也懒得抄,游戏也不上了,整天就是望着窗户发呆。

这样子一周后,张伟突然叫我去网吧。

我激动了握住了张伟手,说:“兄弟,你终于想通了,走走走,我们去杀他两盘。”

我想我一定激动地哭了出来,没有张伟带我,我啥副本都打不过,眼看游戏大佬的地位不保,你说我能不激动吗?

张伟站在副本的前面,却迟迟没有进去。

我说:“咋还不开?”

张伟说:“布亦丁,以后只能你自己打了。”

说完,张伟取下了身上所有的装备和金币,点击给予,全部给了我。

我一愣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张伟说:“这几天我想了很多,成为优等生很难,但是说服自己不去喜欢慕石更难。”

“我已经试过不去想她了,可是我做不到。现在我决定去试试成为她喜欢的那种人,你祝我成功吧。”

我说:“好,我祝你成功。”

张伟站起身,拿起书包,拍拍我的肩膀,说:“游戏里,你也加油吧。以后不用再把作业给我抄了,我要自己做作业了。”

望着张伟离开的身影,我突然觉得他好像一颗星,一颗微芒初露的星。

3.

失去了张伟这个亲密无间的战友,游戏也变得索然无味。

原来没有了朋友,再好玩的游戏也会变得无趣。于是我干脆也退出了游戏,开始和张伟一起认真学习。

就像电视剧里的智多星和老狐狸其实是同一类人一样,网瘾少年和优等生其实也是同一类人。他们都有着超越我等凡人的专注与耐力,只不过专注的东西有所不同而已。

这个道理是张伟教会我的。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可以学习刻苦到那种地步,也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可以成绩提高快到那种地步。
可是张伟做到了。

我之前以为我和他是周瑜和诸葛亮的区别,后来我才知道,我和他原来是阿斗和曹操的区别。

十年前宜昌的中学都是分普通班和重点班的,我和张伟都是普通班的,虽然我在普通班是前几名,可是放到重点班连最后一名都比不上。

回家的路上,张伟抱着本物理参考书,一边看一边和我聊天。

我说:“你这是要超越我的趋势啊,真牛叉。”

张伟抬起头,神采奕奕地说:“我的目标是年级第一,我是要成为第一的男人。”

我心中暗骂句,傻逼,还年级第一,你咋不去做成为海贼王的男人呢?

我觉得张伟真的是膨胀了,我觉得他膨胀的像个气球,都认不清自己了。

能当上班上第一就不错了,年级第一?年级第一是什么人能当的,那是怪物才能当上的。

到初二下学期的时候,张伟让我又明白了一个道理:原来我真是个瞎子,竟没看出来张伟还真是个怪物,年级第一还真让他给当上了。

1.

初中的时候,一个年级的混混头子和成绩排行榜的第一名,往往都是最受姑娘崇拜和喜欢的人选。

所幸慕石喜欢的是后者,否则以张伟的小身板还真争不过。

张伟成了年级第一以后,就成了老师手中的掌上明珠。普通班出了一个年级第一,这是可以写进校史的,作为张伟的班主任自然也是脸上有光。

所以班主任对于张伟的要求也是尽量满足,于是张伟如愿以偿的和慕石成了同桌,而我成了张伟的后座。

张伟这个人毕竟是突然发奋读书,所以留下了一些后遗症,整个人好像除了学习能力大幅提高,其他的能力好像都退化了。

尤其是和女孩子聊天的能力,几乎可以说是为零。

张伟说:“你道题你这里错了。”

慕石说:“哪里,我不会呀!”

张伟说:“我讲给你听吧。”

……

张伟和慕石每天就是这样单曲循环一般的对话,作为张伟的后排,我都听的耳朵起茧了。

可是张伟还真就这样让慕石爱上他了。

我感觉整个世界都不真实了,是这姑娘脑子进了水还是十三四岁的感情太过纯净?居然会爱上这么一个无趣的书呆子。

知道张伟他们两情相悦是在初三上学期。那天放学的时候,张伟把我拉到一个没人的角落,从书包的物理书里拿出一张折的整整齐齐的粉色信纸。

卧槽,这特么是情书啊。

张伟捂住我的嘴,不让我喊出来。

我平静下来之后,问:“这是慕石给你的?”

张伟点点头,没说话。

我打开纸,上面只写了一句话,“东边日出西边雨。”

我说:“这啥意思?打哑谜?”

张伟说:“东边日出西边雨,道是无晴却有晴。”

我摆摆手,说:“你们文化人事真多,我也看不懂,你就说你准备咋办吧。”

张伟咬咬嘴唇,说:“我准备拒绝。”

我说:“你不是喜欢人家都两三年了么?怎么她追你你还拒绝?”

张伟笑笑说:“中考完再说吧,慕石成绩也不好,不能恋爱再耽误她了。现在还是考高中重要,她有个好前程我就挺开心了。”

我看着张伟笑,笑得甜蜜又苦涩。这是不是才是真正的爱?

4.

第二天,我清醒过来的时候,我才发现张伟骗了我。

说什么恋爱影响学习,他自己不就爱着别人么,而且还爱了那么久,结果呢?结果爱成年级第一了!

其实爱情往往并不会影响学习,暗恋和失恋才会,这是慕石教会我的道理。

张伟拒绝慕石以后,慕石眼神里溢满了悲伤,更加沉溺于言情小说。

看来,张伟不仅骗到了我,也骗到了他自己。我们谁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。

中考完,慕石落榜只能去读中专,张伟考了全市第三。

可是张伟却做出来了一个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决定,他放弃了市一中的橄榄枝,和慕石填了一样的学校。

慕石问张伟: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。”

张伟说:“我想和你在一起。”

慕石眼圈一红,接着两行泪便流了下来。她打着张伟的胸口说:“你知不知道你有很好的前程,你不能因为我这样的,我不能毁了你。”

张伟说:“我只知道我爱你,我想和你在一起。”

慕石哭的梨花带雨,张伟的眼神无限温柔。

那是我见过他俩第一次拥抱,也是唯一一次。

那天的晚霞很美,久久没有褪去。

张伟最终改掉了志愿,他说,慕石要他好好努力,考上好大学再来找她。

我不知道张伟会不会有一天为他这个决定后悔,此去经年,未来恐怕就难测了。

5.

我们像一滴雨,从大地蒸腾,汇集到一起,最终又洒落人间,洒落到四面八方。

张伟的大学生涯达到了一个我这一生也难以企及的高度,他去了清华物理系,而我去了一个普通本科学了中文。

和他的联系也渐渐少了起来,人和人的差距是会变大的,差距越大,共同话语也就越少。

前几天,张伟突然给我打电话,他说他要回来了,问我还记不记得当初一起玩的《地下城与勇士》。

我说,当然。

我和张伟又一起坐在了网吧里,不同的是,这次是在正规网吧,而且再也不用担心检查身份证的警察了。

我们都已经不再年少了。

进入游戏,游戏的内容已经大变,曾经熟悉的地图和npc都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我和张伟无所适从,干脆停下来聊天。

张伟说:“你还记不记得慕石?”

我说:“你还惦记着她?”

张伟说:“初中约好大学毕业找她的。我已经等了很久了。”

我说:“那我们现在去找她?”

张伟说:“好。”

慕石现在在一家公司做文员,这是张伟告诉我的,我没想到他这么多年还在一直默默关注着慕石。

见面的时候,他们两个对视良久却没有说一句话。

终于还是慕石先开口了,她说:“你真的变了很多,我都要认不出你了。”

张伟缓缓伸出手,摸了摸慕石的头说:“你还是那么好看,一点没变。”

慕石脸一红,说到:“这么多年不见,你倒是变得油嘴滑舌了,我记得你以前就像块石头一样,可木讷了!”

张伟说:“这些年我一直都很想你,我还有很多话想讲给你听。做我女朋友吧,这几年我一刻不敢停歇,我一直记得我们的约定,现在我终于完成我对你的承诺了。”

慕石眼圈一红,说:“你。。。你还记着呢。可是我要失信于你了。”

张伟说:“为什么?难道我还不够努力,不够好吗?还是。。。你已经不爱我了?”

慕石摇摇头:“你很好,你的样子就是我最爱的样子,也是最好的样子。可是正因为我还爱你,所以我不能答应你。”

张伟说:“我不懂。”

慕石说:“你是清华的高材生,而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专文员,你知道现在我们之间的鸿沟有多大吗?我们在一起,你要我给你说什么?是我告诉你今天的电视剧讲了什么,还是你告诉我国际物理界有多少新发现?张伟!你有锦绣前程,我爱你所以更不想拖累你,你懂不懂?”

张伟说:“你知不知道我这么努力的学习,考进清华的物理系,只是因为你当年最喜欢的科目就是物理?”

慕石没有说话,只是哭。

张伟又说:“要你答应和我在一起是不是很勉强你?是不是让你感到不开心?”

慕石咬着嘴唇,点了点头。

张伟突然笑了,说:“好,我不希望你不开心,所以我也不勉强你。”

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夏天,慕石哭的梨花带雨,张伟的眼神无限温柔。

一个月后,张伟离开宜昌,他告诉我说他要去哈尔滨军工厂搞科研了,以后恐怕很久才会回来一次了。

我说:“真的放下了么?”

张伟故作幽默的说:“祖国尚未统一,岂能儿女情长。我就要为祖国大业去奋斗了。”

我拍拍他的肩膀,说:“兄弟,保重!”

张伟也说:“兄弟,保重!”

6.

东边日出西边雨,道是无晴却有晴。

慕石的两场泪,终究是还了木石前盟的情。

他们就像两条直线,偶然相遇,然后相爱;接着在现实的催促下一路向前,想要拥抱彼此,却发现彼此相距越来越远,永远不再相遇,直至陌路。

那一道彼此无法跨越的鸿沟,它的名字原来叫青春,叫现实,叫无奈。

文/布亦丁

发表评论

注意:本博客开启缓存,你的评论一般2小时后才能看到,如是广告,评论将无法显示!

目前评论:2 条

  1. avatar 香港vps
    回复 2017-03-24 17:07  沙发

    同学之间基本上都是这样的一个情况吧,就像两条直线的爱情

  2. avatar 捕鱼游戏
    回复 2017-03-24 11:35  板凳

    每个人跟老同学之间都是这样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