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破窗子的少年

摘要

一言一故事系列

一言一故事系列

一言:只要还有一息尚存,就没有理由绝望。

1.

拐子哥映在我脑海里的,是一个长长的剪影,看不清脸,只有一个背影和一个酒瓶。

拐子哥是我的高三同学,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是高三才转来的。

拐子哥一来就在全校引起了轰动,我们这群没见过世面的十几岁少年平时哪见过真正的残疾人?能有这样的机会,自然是不会放过。

那时候,一到课间,教室的门口和窗外就挤满了围观的人。年级里的几个混混经常带着小弟来集体围观。

青春期过剩的精力总是这样无处释放,只能做些无聊的事情。

如果这几个混混如果能料到后面发生的事,我想他们一定会为此而后悔,可惜没有人能料得到。

好奇或者恶意的目光终于还是激怒了拐子哥。

拐子哥对着领头的混混说:“你他妈的天天带几个瘪三围着我有意思?”

领头的混混啐了口唾沫,说:“嘿,我他妈还就喜欢围着你了!咋的,我长着眼睛你还管起我看啥了?”

拐子哥笑笑,向领头的混混招招手,示意他过来。

混混对拐子哥此举大为不解,又不好在小弟面前丢了面子,只好硬着向拐子哥走过去。

拐子哥突然脸色一变,怒吼一声:“老子让你今天看个清楚!”说完,我只看见一个虚影横扫而下。

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,那个混混已然跪在了拐子哥面前。

混混的小弟见大哥吃了亏,准备一拥而上,其实真打起架来,往往是顾不得江湖道义的。

拐子哥扫了他们一眼,斜靠到墙上,缓缓脱下了上衣,竟是一身的腱子肉。

拐子哥看着围观的人,冷哼一声,又穿上上衣,走回了教室,全程无一人敢动。

拐子哥这一次又轰动了全校,居然一招就秒杀了高三的年纪老大,那一身肌肉更是成为了无聊八卦的最热话题。

从那以后,拐子哥真正成了拐子哥,而不是拐子。

在我们的方言里,拐子可以是瘸子也可以是龙头老大,现在拐子哥无疑已成了后者。

作为一个刚来学校不久的,而且还是残了一条腿的人,居然不到一星期就震慑住了整个高三的混混。

在读书的年代,高三意味着什么?那就是整个学校混混的最顶层,成为了高三的拐子,也就可以说是整个学校的龙头老大了。

拐子哥无疑成了一个传奇,一个t中不可磨灭的传奇。

然而就在我们都以为拐子哥将要成为t中有史以来最强悍大哥的时候,拐子哥居然向老师提出要和成绩最好的同学当同桌,因为他想好好学习。

学习?这tm是一个大哥该说的话吗?恨铁不成钢的我,真恨不得冲上去给他两巴掌。当大哥不比苦兮兮的学习好?

不过很可惜,可惜我不敢。所以爱学习的拐子哥终于还是坐到了我的旁边。

拐子哥对我强悍的文综充满了兴趣,而我也对他一身的霸气极为崇拜。

拐子哥成绩很差,差到我用左手写文综都能超他一大截。

可是拐子哥很好学,总是不怕羞地问我一些很低级的问题。

时间久了,我和拐子哥也成了晚上一起偷偷吃泡面的兄弟。

我在的学校安排了很多年纪的混混来查夜,这种不学习的免费劳动力学校是很乐意用的,而混混们也是很乐意的,毕竟可以管一管人。

但是他们都不敢管拐子哥,所以我还是很乐意和拐子一起偷吃泡面的,有钱的时候再来上点小酒那更是快意潇洒。

这样的时光,在枯燥的高三无疑是赛过活神仙。背靠大哥果然是好乘凉。

和拐子哥交流的越深,我越发现拐子哥真的很不像一个混混大哥,难道会有一个大哥不抽烟不打架还整天抱着本53啃?

2.

我读书的那个变态高中,一个月才有一天假,每个周末才准家长来送一次东西,我称之为探监。

可是我却一次都没见过拐子哥的爸妈来,我问拐子哥他爸妈咋没来过。

拐子哥抬起深埋在辅导资料里的头,眼神深邃,淡淡地说到:“外地打工呢,别说周末,过年都不一定回来。”

我说:“原来你是留守儿童啊,你这腿,你爷爷奶奶真是辛苦。”

拐子哥叼起笔,指着自己的腿,笑笑说到:“你说这个?后天的,原来是好的。”

啥!我大吃一惊。

拐子哥看我吃惊的样子,告诉了我他的故事。

原来拐子哥之前是体校的,本来是长我们一年的,可是家里太穷,供不起练体育的钱,拐子哥只能去工地打工赚钱供自己读书,结果工地出事,拐子哥的体育生命彻底被终结了。

怪不得拐子哥基础那么差,原来之前是一个体育生。

拐子哥拍拍我的肩膀,说:“布亦丁,我是真羡慕你成绩这么好,要是我能有你这成绩,就能考上大学了,就不用再这么穷了。”

我不知道说什么,只能笑笑。

拐子哥见我笑,说:“你小子是不是不信我?我告诉你,老天是关了我的窗又关了我的门,但是我都扛过来了。我这个人就是只要还有一口气,就不会放弃,给我把窗户关了,我就给它活活砸开。这人吧,就是不能怕,你越怕,这天就越要欺负你。”

什么是大哥,什么是英雄?这俨然就是啊!

3.

时光过隙,白云苍狗。高考就像夏日的雷暴,就那么一下子的,突然就来了。

高考完,大家分道扬镳,各奔前程。

拐子哥那年没考上二本,我和拐子哥坐在学校的草地上放肆地喝酒。

古龙说,酒越喝越暖,我却越喝越凉,我看不见拐子哥的前方在哪里。

我问拐子哥,你准备怎么办?

拐子哥说,他要暑假去打工,然后继续复读。

我喝口酒,说,好。

然后,我们继续喝酒,醉倒。

醉眼迷离中,我好像看到拐子哥举着酒瓶,踉踉跄跄,向前奔跑,夕阳把他的影子拉的好长好长。

后来,我又回到t中。听到一群古惑仔样子的学生正争得脸红:昔年的拐子哥是怎样一拳还是一声吼就让曾经的混混老大跪下的?

我笑笑。

我没有再问拐子哥的后来,因为不用问,像他那样只要一息尚存就绝不绝望的人,走哪条路会走不通呢?

不如就此离去,敬往事一杯酒,敬拐子哥,敬那个不朽的传奇。

文/布亦丁

版权所有:《李明博客
文章标题:《打破窗子的少年
除非注明,文章均为 《李明博客》 原创
转载请注明本文短网址:http://likinming.com/post-1217.html  [生成短网址]

发表评论

注意:本博客开启缓存,你的评论一般2小时后才能看到,如是广告,评论将无法显示!

目前评论:0 条